假鸡翅!

什么都不是,什么也没有。

不……不行了、
屯了一周也没屯出什么东西来
p1雷狮【大概算安雷向、、本来还得摸个安哥但是瘫掉了
p2帕总
p345摸鱼、勾线很垃圾俺知道😭

啊……上学很忙
陷入白嫖阶段
周末的时候会放点东西

打算摸鱼之余多试试版绘和ae
毕竟俺是个想画手书的废狗子

近期、
p1凯佬
p2帕帕
p3猫帕
p4佩狗
p5美杜莎帕、很潦草未完成😭
开学了只有摸鱼【蹲

啊……因为俺是严重杂食、、所以什么cp向都可能摸TuT【被殴打
但能开车的只有几个
并且开的车基本都是假车【被殴打
是帕洛斯个人厨+全员吹【
主食帕佩【【一直在试图还原人物性格来着x在理解上可能有少许偏差


在手机上胡乱摸了个问卷
自娱自乐质量低下、、就不瞎打tag了

啊不我要打帕帕的tag

#帕佩##极短篇#《对戒》

不知道自己在干嘛【被殴打
就很想描写一下帕洛斯【
随意看看便好TuT
·现代架空paro:公寓合租者,职业骗子帕洛斯x大学生佩利
·隐晦的刀
·帕佩向极短篇
·以对帕洛斯的描写为主,佩利没有真正出现





晚上八点四十一分。
帕洛斯躺在床上,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发呆。暖黄色的灯光温暖而晃眼,他抬起手端详那只银色的戒指,流光自指缝中溢出,盛满他金黄的眼瞳。
那是一枚普通之极的亚光银戒指,其上的花纹缺口表明这是对戒中的一只——或者说,曾是对戒中的一只。
灯光模糊了他的视线,他也的确有些困了,他感觉手的影子变成了一条长长的路,指引他回到记忆的最初,那个金发男人的脸,缓缓地浮现在温暖鹅黄的灯光之中。
一个已经消失不再的人,一张已经寻觅不到的脸。消逝的是岁月凝固的容颜。
月光此刻一定很好,帕洛斯心想。要不然他这样的骗徒为什么会突然如此地思念一个过客,一个与他相处不过三个月的人,他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可笑。
帕洛斯索性坐起来,拉开窗帘望着外面。
窗外夜色深沉,树影斑驳地打在水泥地面上,冰冰凉凉,不远处有人在拉小提琴,拉的是肖邦的夜曲,乐声悠长。帕洛斯第一次听见这声音,不知道是那人第一次拉,还是屋子里第一次如此静谧。
微风抚弄着帕洛斯的发丝,他感觉眼角有些发痒。
窗外的月光的确是很好的,或许是因为有琴声相伴,月亮比前些天更加肃穆温柔,使人沉浸其中,使帕洛斯想起那只前几天摔碎的浅白色瓷碟。
不知道什么时候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,也记不得什么时候习惯了没有蠢狗的吵闹。帕洛斯一直过得浑浑噩噩,无论当下,或是往昔。
真是可笑,帕洛斯从没想过自己会缅怀一个合租公寓的傻小子,也从没细细聆听过夜晚的声音。他抬起左手,细细端详抚摸无名指上的银戒指,一股烦躁窜上心头。那个人的笑,那个人的蠢样,那个人倒在柏油路上破碎冰冷的身躯,仿佛那个人的一切都封存在了戒指里。再这样下去,帕洛斯觉得自己已经不再是自己了。他取下戒指,犹豫了一下,把它放在了窗台上。
他伫立在那里好几秒,下床关了灯,躺回床上。
黑暗把他包裹了,月光斑驳地打在他的窗台上,他又望向窗边,目光在窗台和夜色之间闪烁不定。他突然庆幸自己没有把戒指掷入窗外的黑暗,他还不想埋葬那些回忆,或许说他还没有准备好彻底埋葬那个人。或许这是他作为骗徒的一生中,唯一抓住的真实幻影。
他闭上眼睛,他感觉他自己躺在母亲的怀里,无比安心。

涂了个两个问卷
帕佩向
我流佩佩情商为零【被殴打
剩下的是昨天的摸鱼

想印成挂件自用……
p1动车上瞎涂三小时的佩佩
上色很粗暴【躺尸
其余两张是色块爽图【

近期x
因为在外面玩x
只有一堆摸鱼爽图【【被殴打
混杂了一些凹凸之外的东西
p23雷帕猫科组x、、注意避雷
p1p4私心帕总
p567凹凸之外的东西、大概是胡乱的厚涂练习
p8帕帕和佩佩

变小梗x
感觉hin智障TuT
纯属是为了满足想摸幼帕的私心x
因为大部分是在车上涂的……手指有点抖x
潦草注意